彩世界论坛

安徽淮海战役红色旅游产品开发策划

  淮海战役发生于20世纪40年代末期的中国,是中国顺应历史发展潮流,领导中国人民历经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推翻统治,建立新中国过程中具有决定性影响的重大历史事件,是中国人民革命武装力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威武雄壮战争交响乐中的华彩乐章。作为现代战争史上的奇迹,该战役在中国和世界军事史上均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引得后人不断回顾与研究。由于战役规模空前巨大,发展进程扑朔迷离、跌宕起伏,众多战斗血火交织、精彩纷呈,是国共两党长期军事斗争最后决战层面上你死我活的斗智斗勇,因而充满了波澜壮阔的史诗感与沧桑巨变的戏剧性。淮海战役发生在安徽、江苏、河南三省交界的淮海平原地区,原主战场地貌改变不大,尚有一定历史遗存。国共双方当年参战人员著述甚丰,不少人依然健在,战役的余波和影响至今仍挥之不去。因而,将这一宝贵资源精心包装打造成高品位的红色旅游产品将是非常有价值的。

  安徽省淮北市是淮海战役红色旅游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拥有该战役“三部一场”遗址,即:中共淮海战役总前委和中原野战军临涣集指挥部、小李家指挥部、华东野战军蔡凹村指挥部及双堆集歼灭战战场遗址。我党我军淮海战役前线最高指挥部所在地一直位于安徽,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事实上是在安徽指挥打赢了这场战役。该地区也是战役第二阶段全歼军黄维兵团的主战场。当前正值党和国家大力弘扬红色旅游,积极扶持全国红色旅游基地建设的大好机遇期,“决战淮海”作为主题形象已列入全国12个“重点红色旅游区”加以培育,安徽淮北地区“淮海战役三部一场”也被列入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的重点建设计划,我们应当乘势而上,从专业角度尽快对这一资源进行高水平的策划和规划,使其早日成为具有核心竞争力和安徽地域特色的全国著名红色旅游及军事旅游产品。

  淮海战役战场地跨三省,目前已初步建有以徐州为重点的、以纪念塔纪念馆烈士陵园为主要形式的参观设施。可以预见,未来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依托国家雄厚资金支持,将会发展成为全面展示淮海战役全景的红色旅游产品主景点,而作为战役一、三阶段战场的江苏新沂碾庄圩、河南永城陈官庄,迟早也必将在整合产品方面有所动作。三省各景点未来在发展这一主题旅游产品时会有联合,但更多的是竞赛和竞争。因此,我们在策划安徽淮海战役旅游产品时,首先应从市场需求出发,从竞争态势着眼,从差异化角度入手,深入研究史料,挖掘资源,努力找出那些唯我独有的闪光点加以包装突出,进而将其打造成独具特色、与省外其他同类景点迥然不同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王牌产品。这样才能未战先胜,彻底摆脱以往始终在低层次上简单模仿徐州景点的雷同化产品模式,从而取得将来错位发展,合作共赢的良好局面。

  1、淮海战役我党我军的前线总指挥部位于安徽。淮海战役虽以徐州为中心,但徐州只是军的指挥部。中共淮海战役总前委成立于安徽,总前委及中原野战军指挥部自战役第一阶段起一直驻在安徽。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在战役第三阶段也迁至安徽。总前委刘陈邓三位常委战役期间长住安徽,许多战役重大决策是在安徽做出的。战役末期,总前委五位成员惟一一次全会也是在安徽召开的。在安徽小小的简陋乡村指挥部里成功指挥国内外战争史上最大的战役,领导弱势军队一举全歼美式装备、驻节城市的强大军,这更具有历史和军事的魅力;

  3、同志担当大任从安徽开始。1948年11月16日,同志以军委名义指示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的电报发到驻于安徽淮北临涣集的中原野战军指挥部,电报明令以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统一指挥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淮海战役开始和结束之际,毛主席曾两次对说“我把指挥交给你了”,这在战争年代与前线将帅关系史上是十分罕见的。在安徽首次挑起统一指挥两大战略区党政军领导的重担并出色完成了党中央交付的任务,为其而后进入中共最高领导层工作及领导中国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5、淮海战役结束后,总前委继续在安徽指挥了渡江战役。惠泽社群官网8556677,在安徽成立的总前委从临涣集一直走进了南京;

  淮海战役在安徽的重要纪念地和战场遗址是我们开展红色旅游的宝贵资源,在对其进行开发利用时,首先要树立建设国内外一流战史遗址类旅游景点的认识,六和生肖表。从战略高度对产品进行准确的定性与定位,为其进入市场后的发展完善设定若干可遵循的原则。

  产品的定性:以中国历史上最大战略决战我党我军前线乡村指挥部和重要战场遗址为主要观览内容的中国红色旅游产品。

  产品的定位:中国最大的人民解放军战争年代乡村指挥部群落遗址;中国最大的人民革命战争战场遗址,淮海战役局部战场的线A级旅游景区。

  产品开发须遵循的原则:差异化设计:借鉴汲取国际上旅游发达国家古战场旅游景点设计理念、时尚的艺术手段和科技方法,突出本产品与国内一般红色旅游产品的不同,尤其要注意加大与徐州淮海战役同类产品的区别,努力营造出唯我独有、能最大限度吸引旅游者眼球、而又不易为后来者模仿的差异化优势。

  错位式发展:应重点围绕乡村军事指挥部和野战战场的特色打造产品、设计旅游活动及开展经营。应密切参照徐州淮海战役红色旅游景点的改建充实情况,在徐州展馆必须展示全局,不可能具体一一顾及的前提下,努力将本产品尽量深化、细化,专门化,使其在每个细节上都充满感人的闪光点,事实上成为中国淮海战役红色旅游产品不可或缺的生动组成部分。既借徐州景点之光,又补徐州景点之缺,从而形成“看概貌去徐州,看遗址来淮北”的错位发展、互补双赢的良好发展态势。

  竞争性谋划:在设计规划本产品时应有高度的竞争意识,充分考虑到未来周边同类资源可能对本产品的模仿,因而除了在构建时就应注意营造别人无法模仿的特有优势,还须为今后预留新的发展创意和改进空间。

  近年来在各地的重视支持下,红色旅游产品持续热销,业已在国内旅游市场上形成门类、初具规模,但由于是发展时间不长的特殊旅游产品,存在的不足也十分明显:

  1、产品形式单一、雷同:大多是以纪念碑、纪念塔、塑像、展览等为主,走到那里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外在表现形式。

  2、景点管理运行机制与市场结合不紧:全国红色旅游景点大多隶属民政、文化部门管理,引入旅游和市场意识严重不足。

  4、文字介绍和讲解内容忽视观众需求:目前各地红色旅游景点的解说词大都是由不熟悉旅游的党史、军史专业研究人员撰写的,大多就事论事,严肃说教有余,生动有趣不足,只有骨头没有血肉,一般游客听起来不免感到枯燥乏味,不符合旅游业所要求的老少咸宜、雅俗共赏。

  5、展示方式落后老套、制作粗劣:不能运用时尚现代的科技手段充分诠释红色内容,难以真正有效吸引旅游者,从而达到感染效果。

  6、缺少战场遗址样式的旅游景点:武装斗争、农村包围城市是中国在战争年代发展壮大的法宝,但过去总把革命战争的纪念馆建在城市,如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的纪念设施均设在原军驻守的锦州、天津、徐州三市,对我党我军的乡村指挥部和克敌制胜的野战战场考虑不足,其实后者才是真正的红色遗址,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也符合新的社会发展条件下旅游者从都市向乡村的流动趋势。

  1、以人为本的主线:改变一般史迹陈列和遗址景点见物不见人、重事不重人的旧方法,着重表现大战役中人的思想、感情、活动和作为,以及大战对参战双方重点知名人物其后命运的影响,并以此为展示主线。在景点的吸引和服务功能上,则须以游客需求为中心加以设计。

  2、情景再现的布置:景点场景的设计应尽量再现当年安徽独有的实际情境,并在日常维护中保持其生动、鲜活的形态。可运用现代声光电技术再现当年实地感觉,从而使游客如同身临其境而受到感染。争取有关军事部门支持一部分当年式样的军兵器,按战场原样加以配置。新增建的设施则必须与遗址风格相吻合。

  3、生动有趣的展示:组织队伍大范围地对战役双方幸存人员进行采访和录音、拍摄,在充分占有全部有关历史资料的基础上,设计出新意迭出的展示内容。要大量征集历史图片、遗物,参战者的口头和书面回忆,选取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充实展览,多采用当事人对当年战况的描述,注重突出那些鲜活感人的具体细节。聘请一流艺术家创作大型战争壁画、油画、雕塑等。

  4、跨越时空的联系:跳出史迹陈列就事论事的单调窠臼,突破时空局限,对双方参战人员、部队的过去未来进行大胆联系和展示,拉近当年战事、人员与游览者的关系。

  5、亲身体验的互动:彻底改变“我说你听,我展你看”的旧式单向输导信息方式,在指挥部群落和战场景点可以设计大量吸引游客参与互动的节目。在展示陈列的最后还可创见性地设置游戏馆,以色彩鲜艳的动画、彩绘、拼图、漫画、电脑游戏等形式,就当年战役史实经过、双方参战部队和将帅、双方部队使用的武器装备等内容设置有趣的测验和模拟,吸引众多青少年和旅游者动脑动手,正确完成者可赠与纪念品,让其在轻松互动的娱乐中即可获得军事体验和红色传统教育。

  1、产品的性质应明确确定为旅游项目,其开发过程中所涉及的文化、文物、党史战史研究、建筑、环保、小城镇开发等各方面的工作都要围绕旅游做文章,红色旅游产品说到底也还是旅游产品,须根据市场需求讲求投入与产出,发挥带动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作用。在制定和评审景区旅游规划时应尽量吸收旅游营销方面专家参加,切忌将景区搞成一个城市休闲式的风景园林,或是一个靠政府拨款的公共文化事业单位。

  2、建成后的红色旅游景区应按旅游企业机制运作,初期政府可以给一些补贴,但应尽快实现自收自支、自负盈亏。景区企业应建立自己精干、专业化的管理和营销队伍,以各种先进方法加大宣传营销力度,在全国范围广泛提高景区知名度,不断增加游客量和经营收入。

  3、务必突破国内文史陈列数十年一成不变的以我为主、自我欣赏、简单拘泥、枯燥乏味的模式,要改变视角,学会依据市场和游客的欣赏口味来设计展览,学会以讲故事娓娓动人的风格来讲述历史和战史。

  4、由于开发红色旅游涉及方面较多,景区建设仅靠旅游部门牵头是无法完成的。项目开发前期应由党委、政府主导、各有关部门积极参与、共同配合,组成不同小组分工协作、具体落实、层层推进,方可有效完成。

  5、景区开发时应充分考虑到未来景点所在地居民和农民的利益,确保他们能在未来的红色旅游活动开展中获益,与景区的经营活动保持和谐双赢。

  安徽旅游产业的分布一直南重北轻,而交通的格局却又北重南轻,这样就形成了一种眼下有旅游景区的地方没有高速公路,而有高速公路的地方又没有旅游景区的尴尬局面。安徽北部地处平原,历史积淀厚重,拥有众多海内外知名度极高的文史旅游资源。淮北和周边地区人口密集,旅游需求旺盛,高速公路基本成网,交通便捷、客流熙攘,但由于重视不够,多年来基本没有进行创造性的旅游开发,许多国人家喻户晓的文史遗迹一直处于原生态的资源阶段,第三产业和旅游业发展迟缓,淮北至合肥间高速公路两侧没有一个像样的旅游景点,已成为中原地区旅游业发展落后的一个洼地,与周边省份和地区大力发展旅游的热络景象形成很大反差。近年来淮南、颍上在景点开发方面初战告捷,再次打破皖北地区无旅游的沉寂,但所开发的景点毕竟缺少全国性的知名度,难以产生带动效应。以安徽省13万平方公里的面积,6400多万的人口,仅在皖南一隅发展旅游未免眼光狭窄。从发展旅游经济的高度,在全省范围内谋篇布局,方能谱写出安徽旅游业未来整体联动、持续发展的大文章。而淮北地区正是这盘棋局上一个重要的眼,正需要象淮海战役红色旅游这样的重量级棋子来布点。皖北旅游曾打过帝王牌、史记三国志牌、老子庄子牌,都未能真正形成气候。

  比起那些残存无几的古老史迹,淮海战役产品似乎应有更广泛的市场号召力。如果真正下工夫按照高标准将其建成国内一流的红色旅游景区,必将会对这一地区乃至全省的旅游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1、将彻底改变双堆集、临涣集等地多年不变的单纯依靠农业的状况。旅游业发展起来以后,势必将在食宿行游购娱等方面带动该地第三产业的迅速发展,改进农村产业结构,吸纳农村劳动力,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小城镇发展。

  2、带动淮北市旅游业的发展。淮海战役红色旅游景区如成功推出,将大大提高安徽淮北市的知名度,延长游客在淮北地区的停留,有可能引来新的人流、资金流和信息流,进而唤起人们对旅游资源开发的热情和信心,对该地区其他旅游资源陆续进行滚动开发,不断形成新的产品链,如“中国古运河唐船旅游区”、“中国现代雕塑大师刘开渠作品艺术展示”、“平原古镇临涣集”等。

  3、带动本地和周边红色旅游产品的进一步开发。如淮海战役总前委在淮北地区另两个纪念地—小李家和蔡凹村、周边淮海战役其他两个主战场陈官庄和碾庄圩都会逐步得到重视和开发,省内蚌埠、合肥、桐城的渡江战役总前委遗址也会向此方向发展,这样就有可能在这一地区催生一个庞大的以革命战争战场遗址为特色的红色旅游产品集群:从抗战的台儿庄到解放战争的沂蒙山、孟良崮,再到淮海战役的三大主战场、渡江战役总前委所在地等,借助高速公路连点成片,形成未来具有规模效应的红色旅游黄金景区。

  4、促进皖北地区旅游资源加快向产品转化,改进全省旅游布局。构想成功实施后,也将会对与淮北相近的大泽乡起义、垓下之战遗址、虞姬墓、淝水之战遗址、凤阳中都城等高知名度资源的开发起到示范和推动作用,加速其向高质量产品的转化,逐步改变全省的旅游产品布局,争取早日将北方高速公路干线上的来往车流客流引入皖北地区的各个景点。(安徽省旅游局吴浩)